量规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量规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平西鬼故事之鬼来访[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19:27:40 阅读: 来源:量规厂家

王超霖是一个普通的不能普通的一个人,要是走到人群里,你很难找到他的影子。

我在县城的一家公司上班,是一个小员工,每个月的工资才有可怜的一千块钱。

我的妻子汪梓涵是我在大学的同班同学,我虽然挣的钱少,但是她也没有说什么,虽然我俩常常拌嘴,但日子还算过的太平,没有什么大风大浪。

而就是我这样平凡的一个人,竟然平地里一声闷雷,陡然而富了。事情要从前几天说起,当我忙碌完一天的工作走在回家的路上,路过彩票店的时候习惯性的进去买了一张彩票,虽知不能中奖,但是在这平凡的生活中心里有个寄托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没想到今天竟然能中二等奖,中奖金额为500万,夫妻两人乐的一夜没有合眼,只要领了将两人就将要过上有钱人的生活了!、

夫妻两人一夜未睡第二天就到彩票店领取了属于自己的500万,两人规划了一下以后的生活,王超霖知道汪梓涵爱上网,就说要给她买个电脑,班也不用去上了,偶尔来鬼魂网看看鬼故事就行。可是汪华闲不住,还是觉得上班踏实,最虽然挣钱不多,但是总是有件事干。王超霖笑骂道她就是一个干活的命!

这样的日子过了有三年左右,一天,王超霖在家里上网,觉得有点累了便趴在电脑桌上休息了一下。突然:“嘀,嘀,嘀,嘀”的声音传来,抬头一看才知道是QQ上有人叫他。王超霖打开消息后漫不经心的看了一下,只见对方打来了两个字“你好”,王超霖一看到这个人的名字霎时心里一惊,给他发消息的人竟然是陈永华,可是陈永华一年前就已经死了啊,忽然想到了什么,又看了一下电脑上的时间,今天,今天正好是陈永华的祭日,但是一想可能是陈永华的朋友或者谁登陆了他的QQ,便回到“你是谁”。

对方回到:“我是陈永华啊,你不认识了?”王超霖很好奇,难道这个家伙没有死,不可能啊,追悼会都开了,怎么可能没有死呢!于是王超霖就和他聊了起来,说道:“你是哪个陈永华!”

对方回到:“你认识几个陈永华,我大学和你还是一个班的呢!”

王超霖感到有些生气,真正的陈永华都已经死了,对方为什么还要冒充他呢!“你别胡说,陈永华是我的兄弟,他去世正好一年了,今天是他的祭日,你这样冒充他和我聊天就是不尊重他!”原本想用这句严厉的话让对方认识到玩笑开过火了。没想到对方很快回过来,“兄弟?如果真的是兄弟你就把你的兄弟推到湖里面淹死么?”顿时,王超霖的心被猛地一提,头皮感觉阵阵发麻,内心的恐惧,紧张似乎都化成汗水,不断地向外沁。天不热,王超霖确实一身虚汗。陈永华死的真相在这世上,就没第二个人知道,这件事连他的妻子汪华都不知道,所有的人都以为是陈永华是自己溺水死亡的。对方是谁,他怎么会知道,他想干什么……一连串的疑问让王超霖惶恐不安。

心虚了?内疚了?害怕了?对方一连串的问题发来。

王超霖心惊胆战的打了一行字:“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冒充陈永华!”仿佛这样说能够驱散心中的恐惧。

“我就是陈永华,不是别人”

“那你是人死鬼”此时的王超霖手抖的几乎打不出字来。

“我的葬礼都办了,你说我是人是鬼。”对方会快的回过来。“你狠心的把我推进了湖里,活活淹死了我,我来是要找你讨一个说法的!”

王超霖,脑子顿时嗡的一声,心都快跳到嗓子眼里。王超霖电脑也没关,直接摁死电源。

王超霖拖着绵软无力的双腿移到客厅,喝了一杯水压压惊,自己嘴里不停的嘀咕,“不可能,不可能……”自己倒在沙发上,想起来一年前的事。

一年前的一天,王超霖的妻子汪梓涵去外地出差,王超霖一个人在家无聊在看电影。电话铃声响起,陈永华打电话让王超霖与他出去喝酒,酒足饭饱后,陈永华说他有点闷,要王超霖陪着他出去转转,于是两人来到马路对面的湖心公园,当时已是晚上十一点多钟,公园里就只有他们两个人。他俩就围着湖畔散步。这时陈永华转身看着王超霖,然后开口说道要向王超霖借80万做生意。在学校的时候,王超霖就很烦陈永华,只是碍于情面,在外人面前两人以兄弟相称,对于陈永华的厌恶不表现出来。这回听说要借钱,王超霖心里当然是一万个不情愿。

这是陈永华说道:“你的彩票中了那么多钱,就借兄弟点吧”

王超霖实在推辞不掉,便说最多只能借给他两万。陈永华当然不干,两人便你一言我一语的讨价还价起来。陈永华晚上喝了很多就,说话有点冲,没几句边和王超霖起了争执,王超霖一气之下推了陈永华一把,陈永华一步没站稳便掉进湖里。王超霖看见湖边竖着人工湖的铁梯子,以为他能自己爬上去,立马扭头就走了。

>>

没想到,陈永华掉到湖里就没爬出来。第二天,王超霖的尸体被捞了出来。陈永华在当地没有亲戚,他的家人都是从外地赶来给王超霖处理的后事。开追悼会那天,王超霖因为心虚就没去,只是让同学捎了点钱过去。从此,陈永华便成了王超霖的一块心病。出事那天,他和陈永华喝酒的事就没有人知道,更别提后来在公园的事了。

对方是谁,他怎么会知道这件事的,难道真是陈永华的鬼魂,想到这里,王超霖又是一身冷汗。

“叮咚……”王超霖心里一惊。哆哆嗦嗦的说,“谁……谁”,“我,快开门”,妻子汪梓涵说道。汪梓涵进来关好门后看到他面色发白,目光呆滞,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关心的问,“你怎么了,让鬼吓着啦。”

“啊……,没……没有”王超霖结结巴巴的回答。

“那是不是病了,你的脸色怎么那么白”汪梓涵说道

没事,只是。此时抬头的王超霖话还没说完,便见到妻子汪梓涵的身后站着一个人,准确的也该说应该是魂魄。王超霖仔细一看才发现是死去的陈永华,只见陈永华正在怒目圆睁,面目狰狞的走向他。王超霖看到此处怪叫一声,双眼泛白口吐白沫倒在了地上。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