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规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量规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城市建设不能只争朝夕

发布时间:2021-01-21 17:06:38 阅读: 来源:量规厂家

城市建设不能只争朝夕

日前,武汉市市长唐良智在接受英国媒体采访时称,武汉5年内的建设计划将花费2000亿英镑(约合人民币2万亿元),这与英国的投入规模大体相仿。这并非个案,在全国掀起新型城市化建设的大潮中,约有10个城市每年城建投资都在千亿规模,个个堪称“豪可敌国”。  诚然,上万个工地浇灌的钢筋水泥可以增添城市的活力,甚至也改善了群众生产、生活的环境,还为主政官员带来政绩,但看似皆大欢喜的模式未必适合所有城市。  此前,媒体曾经报道武汉迅猛的城市建设造成了“湖泊之殇”,包括中心城区湖泊由建国初的127个锐减至现在的38个,尤其是沙湖水面不到极盛时一半。随后,武汉启动了湖泊保护计划,甚至出炉全国首份湖泊地图,强调目前的166个湖一个不能少。但是,大规模的城市建设所危及的可能不局限于湖泊,还会有绿地湿地、历史遗迹,还有那份武汉市民习惯的城市记忆。  我们当然乐见武汉以及其他中西部城市的加速发展,缩小东中西部的城市建设和居民生活水平的差距,但我们也不能否认,在城市化过程中,北京、上海这些特大型城市也走了一些弯路,甚至遗留下一些当前颇为棘手的“城市病”,比如雾霾袭城、交通拥堵。  毋庸置疑,城市发展需要长远规划,但是长期的建设蓝图绝不是短期内能预见和描绘完备的,急于求成往往会因为判断失误而造成巨大浪费。上海为了解决外滩的交通需求,曾经建设延安路高架外滩下匝道,成就了风景独特的“亚洲第一弯”,结果却造成了更大的拥堵,最后这条匝道服役仅11年就被拆除。无独有偶,北京也因为“摊大饼”式的城市规划,至今饱受城市拥堵之苦。  同理,涉及上万个工地、2万亿资金的武汉城市规划,恐怕也不容易在五年内做到十全十美。那么它今后是不是也会像北京、上海一样承担类似的后果?这需要拭目以待。  除此之外,大规模的城市建设也难免大举负债,有报告称:截至2012年6月30日,武汉债务余额达2037.05亿元,负债率相当于国际通行标准的1.36倍,政府2年内每天需偿债1亿元,武汉也因此被冠以“中国负债最高城市”之名。  尽管当地官员介绍,庞大的城建投资中,政府财政支出其实只占很小一部分,其他融资渠道包括利用BT、BOT、PPP融资,发行企业债券、融资租赁、利用外资、民间资本等,但是,大规模城市建设即便不从政府财政支出,并不意味着就是天上掉馅饼,最终的发展成本还是要广大市民买单。比如企业投资修路可能不花政府的钱,但这条路最终会向通行的市民收费,从而确保企业的巨额利润。  从这些方面上说,包括武汉在内的那些“豪可敌国”的城市建设能否悠着点?虽然我们赞赏一些欠发达地区积极肯干的建设热情,也乐见他们“改天换地”的奋斗精神,但是全球的城镇化经验都提醒一点:“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城市建设不能毕其功于一役,要让子孙们还有事可做、有情可念。  这正是去年12月召开的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上,中央提出的新型城镇化思路:“要体现尊重自然、顺应自然、天人合一的理念,依托现有山水脉络等独特风光,让城市融入大自然,让居民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  城市建设不仅在居住环境方面有要求,李克强同志去年初也说过,推进城镇化,核心是人的城镇化,关键是提高城镇化质量,目的是造福百姓和富裕农民。要走集约、节能、生态的新路子,着力提高内在承载力,不能人为“造城”,要实现产业发展和城镇建设融合,让农民工逐步融入城镇。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