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规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量规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IPTV重现生机哈尔滨模式突围

发布时间:2020-02-11 07:39:39 阅读: 来源:量规厂家

自三网融合总体方案推出以来,IPTV已成为广电和电信双方互探底线的试金石。双方至今仍就试点方案争执不下,广电甚至一度全面封杀IPTV,致使三网融合彻底陷入僵局。本刊记者近日从多方获悉,近日提交的三网融合试点方案第三稿再次被国务院小组要求修改,原定5月出台试点方案已不可能按时完成,但近期在各方努力下,IPTV的命运将迎来转机。

接近国务院三网融合领导小组的人士透露,5月前後,由国务院秘书二局牵头,组成了国务院三网融合领导小组、广电总局、工信部三方调研团,分两组赴哈尔滨、上海、杭州,考察IPTV运营模式。这次调研后,各方达成了基本一致的结论—IPTV作为技术与行业发展的必然趋势应受到高度肯定。

对IPTV的重定基调,是在国务院层面协调下,广电总局、工信部双方相互妥协的结果,也显示了三网融合僵局有松动迹象。但对IPTV业务此後的具体执行,以及对三网融合试点方案是否有实质性的积极意义,仍待市场观察。

有多位业内人士就目前三网融合僵局评论称,由于广电部门过于强势,采取了种种“部门保护主义”措施,已离三网融合的初衷越来越远,三网融合是产业发展的需要,也是技术和行业的必然趋势,需要更多实际业务的创新,而不是牌照管理的创新。IPTV这种新型业态找到了符合中国国情的管理和运营模式,应鼓励其积极起步,而不能再重蹈过去广电“一管就死”的尴尬覆辙。

哈尔滨模式突围

从2月广西、新疆IPTV业务被叫停,到4月中旬,广电总局向各省广电局发出一道“41号文”,要求对于未经广电总局批准擅自开展IPTV业务的地区,依照《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管理规定》等条规依法予以查处,限期停止“违规”开展的IP电视业务。根据此文,除了目前已取得IPTV落地资格的上海、江苏、云南、福州、厦门等2省12市,包括广东、浙江等IPTV用户大省在内的电信企业IPTV业务都被强制叫停。

IPTV业务的矛盾激化,集中反映了工信、广电两大部门在三网融合问题上的利益冲突。从4月初到4月底,广电总局与工信部连续提交的两稿试点方案均被国务院打回,其中重点争议问题在于双方对于试点业务范围和方式的严重分歧。广电部门希望其进入电信领域的业务能不受试点地区的限制,全面向广电开放;而电信涉及的广电业务,比如IPTV则仅限于试点地区—这受到了工信部的强烈抵制,工信部认为在现有的三网融合总体方案框架内,IPTV已是其仅有的重点业务。

随着两部委争执越来越激烈,国务院终于坐不住了。5月初,由国务院秘书二局牵头组成的调研小组分成了两队人马,一队前往哈尔滨调研,另一队则前往上海和杭州,其中国家广电总局科技司司长王效杰跟随後一队,调研了上海文广及浙江华数的IPTV项目。

这次调研後,各方对IPTV业务终于达成如下新基调:基本肯定上海模式,尤其是上海文广在哈尔滨跨区域、跨部门合作发展IPTV的模式;肯定了IPTV的技术和行业发展趋势;肯定了IPTV作为一项新的技术运用和三网融合发展模式,其内涵和外延可以更丰富。

在这次调研中,最受肯定的是哈尔滨模式,即上海模式跨区域发展的部分。上海模式即广电管控内容及播出平台,电信负责视听网络传输的典型的中国特色的三网融合合作模式,而哈尔滨是IPTV打破广电体系区域垄断、走出上海的第一个尝试。

上海百视通负责人向本刊记者解释称,在哈尔滨IPTV项目上,上海文广与黑龙江联通(前网通)及哈尔滨广电的磨合已渐成熟,三方“和谐共处”,IPTV用户数也逐年稳步上升。从2003年起,当时的黑龙江网通就开始研究IPTV技术,2005年5月17日正式与上海文广集团合作,开始 IPTV商用。

早在2006年10月,国务院信息办专委会副主任周宏仁和中国工程院副院长邬贺铨,在视察黑龙江网通的IPTV项目之时,就赞扬其创造了三网融合的新模式。邬贺铨同时也是此次国务院三网融合试点方案评审项目专家组(三网融合专家小组)的负责人。

坚冰融化

根据1月下旬国务院下发的《关于推进三网融合总体方案的通知》(下称“5号文”),国家成立由国务院牵头,发改委、科技部、工信部、广电总局等十多个部委参加的工作协调小组,并在协调小组下组建三网融合专家小组,为三网融合提供决策咨询。

据接近上述专家组的人士透露,三网融合不是在讨论要不要做,而是肯定要做,任何人、任何部门都不可能做逆趋势的事,“国务院领导一再强调‘两服从一尊重’(服从国家利益,服从人民利益,尊重科学规律),这是基本原则,在这个基础上,不可能牺牲IPTV。”另据本刊记者了解,在广电与电信最近一次沟通会上,国务院三网融合领导小组的上述基本原则被再次强调。

中银国际在一份调研报告中透露,中国电信()董事会办公室彭铁表示,目前公司正就先前广电总局叫停的IPTV服务与有线运营商谈判。

彭铁称,所有之前被广电总局叫停的全国多省市IPTV服务,都是与上海文广集团合作开展的,而上海文广已经获得了广电总局就其在全国范围内提供IPTV服务的授权。在部分受影响的城市,部分本地电信运营商也威胁要终止由有线运营商提供的互联网接入服务。

彭铁预计,谈判的结果可能是恢复到叫停之前的状态。他同时提到,电信和有线服务的融合试点目前已在国务院的安排下在广电总局及工信部分别进行探讨。

就在此前一天,5月19日,广电总局科技司副司长王联也借出席“第三届亚太未来电视峰会”时强调“三网融合不是相互发牌照,你开个IPTV、他开个VOIP”,而是“要创新多种业务形态”。王联认为,在广电网上开通固话业务损人不利己,简单地互相发牌,可能不是双赢,而是双输。王联的表态,被业内解读为广电总局将放松对IPTV业务的管控。

上海文广百视通新产品研发及业务拓展副总裁陈浩源近日也透露,基于现有的几百万IPTV用户,百视通正在江苏、福建等地试验三屏融合业务,用户在电视上看到一个喜欢的节目可以直接将相关信息发送到朋友的手机。这一服务很快也将在其他试点地区推广。

种种迹象显示,尽管过程异常艰难,以IPTV为焦点的三网融合坚冰正在逐步融化。IP作为一种技术,本质是基于IP地址传送的服务,无论是互联网、广电网,还是以手机等移动通讯设备为载体的移动互联网,都可能逐渐演绎成广义的“IPTV”。“这才是IPTV应有的内涵。”一位业内专家表示。

后续标准之争

广电系统最急迫的还是如何尽快发展有线网的相关业务,比如有线网双向改造,NGB(中国下一代广播电视网)计划实施,全国有线网络整合等;与此同时,电信也在加快其宽带技术实力的提升。

“在三网融合试点期的这两年,广电是希望电信能停着‘等’。”上述接近三网融合专家小组的人士表示,“对有线网究竟怎麽发展,怎麽竞争,广电总局还没有清醒认识和具体规划。”

根据“5号文”细节,广电和电信实际上已明确了双向进入的业务范围,包括符合条件的广电企业可经营增值电信业务、基础电信业务、互联网接入业务、互联网数据传送增值业务、国内IP电话业务等。IPTV、手机电视的集成播控业务由广电部门负责,宣传部门指导。

符合条件的国有电信企业在有关部门监管下,可从事除时政类节目外的广播电视节目生产制作、互联网视听节目信号传输、转播时政类新闻视听节目服务,以及除广播电台电视台形态以外的公共互联网音视频节目服务和IPTV传输服务、手机电视分发服务等。

上述人士指出:“工信部和广电总局应按既定政策规范,向符合许可条件的广电企业、电信企业颁发相应的许可证。”但在两次上报的三网融合试点方案中,广电都希望电信能在试点范围之外“暂停”涉及广电的视听传输业务(含IPTV)。他们的理由是广电现在不具备市场竞争的能力。

然而,事实上,在过去近五年,广电宽带业务已在全国多个省市开展,尤其以上海东方有线通为代表的一批固网宽带业务,已颇具市场规模。“广电并非从零开始做宽带互联网业务,不存在要等的概念。”一位地方电信人士对本刊记者称,“这明显是违反科学和市场规律的。”

除此之外,三网融合试点的另一个矛盾焦点是“标准之争”。“5号文”明确提出,要加快建立适应三网融合的国家标准体系,由质检总局(国家标准委)会同发展改革委、科技部、工信部、广电总局统筹规划。

这一表述,清楚地强调了国家标准委在标准制定过程中的主体地位。但“5号文”中的另一句话—“在标准的制定过程中,优先保障网络信息安全和文化安全”,又将广电总局设定为一个“特殊角色”。

此前,国家标准委曾经针对手机电视标准,展开评测,遭到广电总局的强力抵制。最终,广电总局置国家标准委通过层层选择的TMMB标准于不顾,与中移动联手强推CMMB标准,获得主导地位。业内普遍担心,如果广电总局继续之前的强势姿态,三网融合也将难以为继。

一位资深广电人士称,目前广电系统下几个主要互联网电视企业,包括华数、CNTV等,也都在广电总局的要求下进行互联网电视相关行业标准的制定工作。围绕着三网融合的行业标准,未来还将有一番龙争虎斗。

专利申请

注册公司平台

代理记账机构

中山工作签证办理

深圳代理记账代理

公司注册需要多少钱

工作签证申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