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规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量规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杭州75公交纵火案嫌犯今受审医生他被救活是奇迹

发布时间:2020-03-03 21:37:59 阅读: 来源:量规厂家

原标题:今天,他将接受法律庄严判决

杭州7·5公交车纵火案,今天将进行庭审。

作为主管医生之一,浙医二院烧伤科医生陈国贤前几天就接到通知,他将和一位护士一起参与今天庭审的旁听,万一被告伤员在法庭出现意外,医生将在现场进行救治。

在杭州7·5公交车纵火案中,共有30名乘客受伤,重庆最好的银屑病医院其中19位成年人被严重烧伤。被告人包来旭是受伤最重的一名伤员,全身烧伤面积达95%以上,且多为深三度烧伤。经过浙医二院半年多的救治,他的身体状况已经能接受庭审。

“对医院来说,他是一个病人;走出病房,他就是被告,他的所作所为将接受法律的审判。”陈国贤说,这是他第一次参加自己病人的庭审。

全身烧伤95%以上,嫌疑人被救活是个奇迹

杭州7·5公交车纵火案中,19位重伤员都是在浙医二院得到救治的。医院为此成立了3个医疗组。陈国贤所在的这个医疗组,救治的7位重伤员,其中一位就是今天接受庭审的包来旭。

“开始我并不知道,我这一组病人中有一位是纵火嫌犯。事发时,我刚从医院下班回家,正准备烧饭,突然接到通知有重伤员,于是我直接开车到了杭州市一医院去把伤员接回来。因为他们没有烧伤科。”

陈国贤回忆说,当晚浙二快速成立了医疗救治专项工作组,同时烧伤科医护人员也分3个医疗组,每个医疗组和医院的多学科团队一起负责6~7名伤员,他所在医疗组负责的病人中,就有一位烧伤面积达95%,深三度烧伤的病人。

“烧伤那么严重,当时根本不知道谁是谁。”陈国贤记得,7月6日,北京积水潭医院烧伤科主任张国安教授受国家卫计委的委托,来杭州会诊,看到95%烧伤的病人情况,张教授摇摇头:伤势那么重,能救过来的可能性非常低。

因为国际公认,身体烧伤面积在60%以上的病人抢救成功率只有约50%,当烧伤面积达90%以上其救活率仅5%左右,甚至更低。

治疗这半年中,没有家人来探望过

陈国贤告诉钱报记者,包来旭有10多天连续处于昏迷状态。苏醒之后,他也一度表现出抵触情绪。这样的状态大约持续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才慢慢好转。

“我们医生、护士经常规劝他,既然知道自己错了,就要承担责任,配合治疗,配合调查。”

华海平护士长曾问过他,要不要联系家里人?他摇摇头说不要,问他家里的情况,他也不愿意开口说,有几次问起他为什么这么做,他说自己一时冲动,现在很后悔。

烧伤病人的护理,最困难的就是换药,包括包来旭在内的几位重伤患者,每次换药都要持续3个来小时,陈国贤都是利用每天换药、查房的时间,和他做一些简单交流。

接到法院通知之后,陈国贤又跟包来旭聊过一次。包听到消息之后很平静,但流了泪,说很后悔。

这半年里,包来旭没有任何家属或朋友来探望过。

接受了强化康复训练,坚持几小时庭审没问题

包来旭在医院进行了植皮手术,双腿坏死,脚踝以下部分已被截肢。目前他神智清晰,精神状态正常,沟通也没有问题。他所在的病房门口,有特警人员执勤。

钱报记者来到浙医二院烧伤科病房,看到当初为控制感染临时设置的隔离区,现在也已经撤离。

随着包括92%深度烧伤患者在内16位重伤员的陆续出院,这里又恢复了往日的模样。

伤情的好转,医院也对包来旭进行了康复训练,“通常对烧伤病人来说,把床摇到45°的角度,比较舒适,不过以前他也只能坚持15分钟,现在我们要求他坚持2个小时。”华海平说,对这些训练,他也比较配合。

目前包来旭精神状态不错,虽然平常话不多,但对医护、法院工作人员的一些问话,已经能比较积极的配合,思路清晰,沟通没问题,医院认为,接受几个小时的庭审,体力上也没问题。

这场庭审,将给受害者和医护人员一个交代

历时半年的救治,很多人都在心里怨过、骂过纵火嫌犯。陈国贤和华海平在接受钱报记者采访的时候也都坦言,为这样的病人治疗,纠结,肯定是有的。

华海平跟钱报记者聊起白癜风的发展期图片不久前刚刚出院的一位病人,在这次事故中,她全身92%的皮肤被深度烧伤,她还不到40岁,这场大火不仅改变了她的容貌,损毁了肢体,也改变了她的整个人生。

对她,医生和护士倾注了最多的心血,每天4位护士24小时的特护,不敢懈怠。后期康复,陈国贤设计了特殊的能摇起来的木床,是让病人的丈夫找木匠做的,目的是帮助病人在床上练习站起来。

每次练习,她都憋着眼泪,跟护士说“我再数到100,再坚持一会儿”,看着她那么拼命的样子,医务人员都觉得很心疼。

上个星期,她出院了,家人专门挑了个日子,1月18日。出院之后,她还面临着漫长的康复期,现在生活起居完全不能自理。她告诉华海平,现在最后悔的是以前没有把女儿带在身边养,现在她再也没有机会照顾女儿了。

“作为烧伤科的护士,我太明白烧伤给病人带来的痛苦了,对嫌犯的所作所为,肯定是痛恨的,但对我们来说,嫌犯也是个病人。”华海平觉得,这场审判,不仅是给这些受害者一个交代,也是给医生护士一个交代。

法学博士、浙江工商大学法学院副教授胡桥也在关注本次审判。他说,本案体现的是彰显保障人权的法理问题。

“医院救治伤者不分‘好人’和‘坏人’,不涉及道德、价值的评判,是对人的基本权利的敬畏。” 胡桥指出,任何人都有得到救治、治疗的权利,这是法理的问题,不是道德评判的问题,救治与审判无关。

标签:

纵火案

嫌犯

杭州

奇迹

医生

三星手机回收

镀锌圆钢

高压检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