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规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量规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农民工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新闻】美丽毛茛

发布时间:2021-04-20 13:52:35 阅读: 来源:量规厂家

农民工: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春节过后,成都九眼桥劳务市场又是人潮涌动。从那些苦苦找工作的农民工身边走过,和他们说话,总会被那一双双企盼的睛神和无奈的话语打动。这些农民工,多数人已外出打工多年,他们对务工的感受是酸甜苦辣样样有,面临新一年的打工历程,他们有许多话想说,见了记者,你一句我一句,像决堤的水一样倾泻不完。

缺少劳动支配权——这是农民工的心里话。双流籍的一位姓戢的厨师说:他这些年在成都打拼,白案、火锅都做,每天做多少时间,老板说了算。每年的“五一”、“十一”等法定假日都没有休息过,每天工作时间都在十二三个小时。劳动时间太长,活太累,他今年想换个地方干干。他从正月初五来到劳务市场,等了6天还没有找到工作。一些准备应聘到制衣厂、制鞋厂、包装厂的农民工说,做计件的活,休息时间更没有保障,每天工作十四五个小时是常事。而且计件活给价太低,就是做了十四五个小时,也只有几百元的收入。农民工呼唤能有与城市职工平等的休息权。

工资权在老板,嫌少就走人——这也是农民工们无奈的话题,由于劳动力供大于求,在劳务市场里,一份工作有多个人抢,谈工资的时候,权在老板:老板的出价往往大大低于民工的开价,讨价还价的结果,“受伤”的总是农民工,不然就找不到工作。还是双流籍的那位姓戢的厨师,他说他去年工作的那个餐馆虽然累,但有1300元的月工资,今年在劳务市场等了6天,有几个餐馆老板出价只有六七百元,他不想去,但这样等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有两位从西昌和安岳粮食部门下岗的有B照的驾驶员,都有20来年的驾龄,招聘方给他们的月工资只有五、六百元,还要求兼搬运。这种付出和得到的不对称问题,在农民工身上普遍存在。农民工们呼唤有个工资法。他们说没有工资,那些有钱的部门拿工资就“上不封顶”,而他们就成了“下不保底”的对象。农民工们也听说一些地方有最低工资的保障规定,要是普及开来那多好。农民工们也知道一些建筑行业搞了农民工工资保证金,要是这一办法能够在其他行业推广,他们拿工资也更有保障。

求职中陷阱太多,骗局太多——这是农民工们最感头疼的事,招工陷阱主要有三类:一是招工串串设圈套,在企业和农民工之间两头骗,把农民工带到了企业,拿了钱就不见人,结果民工和企业的要求并不是串串说的那样,双方“对接”不上,白丢了职介费。二是歪职介多。那些歪职介先收登记费、建档费、介绍费等,接着东一个西一个地指给农民工去一些企业,到了那些企业,又要交登记费、健康费、暂住费、服装费、保证金,甚至还有对你进行“前科核查”的治安审查费等等,结果工作找不到,白给了职介费。农民工们说这种陷阱就是歪职介和歪企业串起来演的双簧。第三类是一些企业拿民工当免费短工使——招你去打工,给你十来天“试用期”,说好只给吃住不给工资。但试用到期时,老板找个理由就炒了你。射洪的一位姓李的专做小吃的小伙子说,他这些年就遇到七八次这样的事。农民工说,一些地方取缔歪职介就像赶鸭子,从这块田赶到那块田,还是在吃农民的“庄稼”。农民工要求对职介所也要象建筑行业的“民工工资保证金”那样,建立“职介保证金”,如果职介所搞歪职介,农民工能从“职介保证金”那儿拿回被骗的职介费。

维权,还是太难——农民工说他们对维权的事,从报纸、电视上看得多,现在的维权,就好像以前的“落实政策”,而上不了报纸的侵权事多如牛毛。农民工说,要维权就要权来维,就是要有权的部门才能维得了权。比如不签劳动合同、不买社保、超时加班、不给加班费,拖欠工资等侵权的事,这些都有政策规定,但政策没有落实,只有权力部门才能落实处理。对诸多不签劳动合同、不买社保、超时加班、不给加班费,拖欠工资等侵权的事,农民工自己也想维权,但他们如果向有关部门反映,就会丢工作。两相权衡,“工作的权”比“失去的权”利益更大,便对侵权的事忍气吞声。即使他们有勇气投诉,但由于在城里人生地不熟,难找投诉的地方。有的农民工说,他们遇到招工的被骗的事,找到有关部门反映后,住着旅馆、吃着餐馆等结果,等很久才能拿回那百把元的职介费,那真是“豆腐搬成肉价钱”,成本太高。

综合治理

四川省旅游学校

土木工程

陶瓷材料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