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规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量规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城市建设应该因人口的需求而建

发布时间:2021-01-21 17:05:16 阅读: 来源:量规厂家

城市建设应该因人口的需求而建

据报道,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课题组对12个省区的调查显示,12个省会城市,平均一个城市要建4.6个新城新区;144个地级城市,平均每个规划建设约1.5个新城新区。  应当说,这不是什么新鲜事。在过去的十年间,中国各地城市均造新城,在一些地方也形成了“鬼城”、“空城”,这是因为各地政府在规划的时候,定位过高、速度过快,不是以需求来决定规划,而是规划先于需求。“纸上谈兵”的结果就是,在很多地方出现很多拍脑袋工程,不仅资源闲置和浪费,背后还欠一屁股债。  现在的问题是,这种片面追求造大城、建大都市的风气不是一天两天,而其后果已经路人皆知。为什么在“城镇化”政策的预期下,这种建设风潮在一些地方上还没有刹住?这提醒我们,在制定“城镇化方案”时必须考虑到继续大造新城的风险,地方不能将“城镇化”继续扭曲为城市建设。  众所周知,中国发展模式当中有地方政府“经营城市”的现象。即政府通过规划人为地将城市设定为不同功能的区域,并通过建造新城来更好的实现这种规划。新城土地均来自农村,因为征收成本低,比较简单。老城区拆迁成本高,且基础设施差,在当地官员看来已经落后。所以,老城与新城几乎是一种重复设置,唯一的区别在于老城区的地方政府部门迁移到了花园式的新城区。  这种城市开发能够很好的积累领导个人政绩,不仅是拉动了地方的GDP,即使是本地民众也颇为支持,因为在建造过程中提供了大量就业机会,城市经济繁荣起来。而背后的债务这个时候并没有显现,因为起初有土地财政支撑,此后则依靠借新还旧维持。如果整个国家都在这样依靠债务经营和建造城市,居民就会以通胀的形式承担这些债务。  如何刹住建造新城的风潮呢?逻辑是这样的,只有继续建设才能维持债务链,这就像过度依靠投资的经济一样。对于地方政府而言,上届政府遗留了太多债务,在融资平台受限,影子银行受到更严格管制之下,地方政府如果想要融资,就必须卖地,“城镇化”给了他们新的抓手,现在各地政府卖地红红火火,除了那些已经出现鬼城或泡沫破裂的城市,这样的一个结果可能是鬼城遍地。  中央政府希望在城镇化发展中,提高存量用地比重,建立起以“盘活存量”为主的制度体系。但是,“存量土地”意味着过高的成本,尤其是在房价屡创新高的现阶段,利用存量土地如何与吸引农民工进城联系起来呢?至少农民工根本承担不了这个成本,政府也不可能有财力通过存量土地为农民工建造廉租房或其他政策性住房。现在,已经有一些城市利用棚户区改造政策,将非棚户社区作为拆迁对象用于商业开发;还有一些地方,为了获取用地指标赶农民上楼腾出更多农村宅基地,用于拍卖。  在相当一部分城市出现基础设施与住房“过剩”的条件下,近日,中央七部委计划将全国重点镇增至2500个以上,即每个县至少有一个重点镇。这意味着通过建设重点镇吸收农民,一个可能的后果则是,不仅城市出现“空城”,城镇可能也会如此。城镇化不应该成为单纯的“城镇建设”,而是赋予农民工更多的公民权,让他享受进城后的公民待遇,比如享受社会福利与教育等权利,城市建设应该因人口的需求而建,而不是为建城而建城。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